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如此交租
如此交租
自从离婚搬到这里之后我也曾去找了几份工作,但不是因为薪水太低就是离住的地方太远导致最终都没了下文。眼看着来之前攒下的些许存款就要见底,花销却不减反增,收入则遥遥无期,自己除了每天唉声叹气就是愁眉苦脸也暂时没有别的好办法。更何况今天就是和房东老张约定的交租日,想到这里我就更加坐立不安。真是一分钱憋倒英雄汉呐丝袜美腿日韩欧美亚洲
  午间刚过,我收拾完屋子卫生后冲了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换上了件粉色紧身瑜伽兜裆运动装,这样就将浑圆的屁股衬托的极为性感(我的具体打扮哥哥们请看文章末尾的美图喔),再将脚上穿的短筒瑜伽袜拉拽到我纤细的脚腕位置,在客厅铺好的瑜伽垫上准备做运动健身塑型。这时整个单元的邻里们都已上班去了,就在我刚做了几个简单的瑜伽动作后,门口传来了缓慢低沉的敲门声。通过门洞观望原来是隔壁的房东老张头,这才又猛然想起今天该交房租了,随即赶快将房门打开并不好意思的对他说:“哎呀张叔,今天是不是该交房租啦呀?”
  张叔也十分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啊晓可,你看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这就到日子啦,你看看今天方便不?”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脸瞬间有些红了,一时竟没说出话来,只呆呆的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这老家伙好像读懂了我脸上的表情,嘴角微微一笑轻声咳嗽一声后问到:“晓可姑娘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呀,要不咱们进去再好好说说?看看能不能帮你些什么,有事好商量嘛!”
  听他这么一说,刚才的尴尬总算是缓解些了,也由不得我多想就客客气气的把张叔请进了屋,我也想利用这个机会跟他商量下看能不能缓些日子再交,虽说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我又穿的如此单薄诱人,但他一个糟老头子大白天的还能吃了我不成......正当我想美事的时候,张叔用一句话彻底打消了我刚才的念头:“我说晓可啊,你这套瑜伽设备看起来不错呀,肯定很贵吧,你这身瑜伽服很是合身呐,一套应该有上千块吧?”被他这么一问,我彻底没了说辞,要说也只能是怪自己,平常花起钱来大手大脚,除了要买化妆品衣服包包,还要买这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虽说都是投资自身想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身材更加完美,但这到了关键时刻竟然为了房租费说不出话来,真是替自己感到羞愧无比。而这时的张叔似乎又一次看懂了我脸上的表情密码,他进一步追问:“按说呢咱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啦,房租倒也都是些小钱儿,我也不急用,但是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啊,一来你是第一个月交房租,二来当初押金我也没收你的,现在再来拖欠月租恐怕我这里要改建福利院喽。”

  听他老人家这么一说,我顿时耳根发烫满脸通红,连忙解释道:“张叔您可别这么说,我最近手头确实有些紧,您...您看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咱们先通融通融,缓些日子我一定给您补上。”我这话音刚落,这老狐狸的眼睛里好似有道电光闪过,连忙对我说到:“哎呀,你看看你看看,我这就是随便说两句,也没别的意思嘛,你可别太往心里去哈!”他那张满是皱纹和长满粗糙白胡子茬的脸扭曲了几下后接着说到:“要不这样,我看你对瑜伽很有研究,我最近正想找个合适的强身健体运动项目来学,要不晓可姑娘教教我?至于房租嘛......都好说!我这年纪平常也花不了什么钱。”他一边说着,还一边用那猥琐的目光打量着我这被贴身兜裆瑜伽服紧绷出来的诱人曲线和几乎全部快要露出来的淫荡屁股蛋子。
  听他这么一说,我似乎就明白了话外音,这精虫上脑的老糟头子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占我便宜吃我豆腐,做瑜伽大家都知道的,那是要在瑜伽垫上手把手身贴身的去教,我一个年轻漂亮的高傲小姐姐和一个老不死的臭老头一起做这些也太难为情了!但冷静下来一想,现在的我本来就理亏,也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如此尴尬局面,又怎么能去怪别人呢。想到这,我无奈的点点头,放下了平常那份高傲的御姐尊严,踱步走到张叔身边坐下,像只落魄下贱的小母狗祈求食物一样拽着他褶皱的上衣说:“那张叔......咱可一言为定啊,我教您做瑜伽,房租先缓些日子好吗?”目光聚焦在我被紧身瑜伽上衣绷紧的76D酥胸上不能自拔的张叔听到我这么一说更是连嘴角的涂抹都来不及擦,接连咽了咽口水后舌头发直的答复到:“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能...能教好我瑜伽,以后房租的事好商量,呵呵,都好商量嘛!”

  这时的我只好走过去跪坐到了瑜伽垫上,张叔也迫不及待的跟着过来,随后我就开始给他演示几种瑜伽的基本动作,最先来了个鸽子式,就是腿往后掰胸脯往前挺的那种姿势,可这往前一挺不要紧,我这对被粉色瑜伽贴身上衣紧绷的美乳露出来一道足以加紧一部手机的大乳沟,这让同时面对着我的张叔可谓是过足了眼瘾并一个劲的搓手。接下来我又做了一个难度稍高的八体投地式,纤细的腰部、高耸的臀部再配上修长的美腿,加之由于瑜伽袜紧包着所展现出来的紧实纤细的小腿,这一幕幕让坐在我身边的张叔彻底有些毛躁起来,他假借学习问道,用那双老糙手和带有老年人气味的身体开始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并不时借一起做动作的机会,用他那虽没了年轻人的硬度但却早已一飞冲天的鸡巴隔着衣服故意的在我身上来回顶撞,尤其是在我被紧绷的裆部和几乎完全呈现出来的阴部,还有那两条没有丝毫遮盖的光滑大腿上,他更是下流的重点关注。虽然对这个老头子没什么兴趣暂时也只是为了房租装作表面迎合,但被这老家伙连续这样挑逗后的我竟然来了些感觉,下面的三角地带已经有些潮湿,乳头也有些硬了,我身体的这些反应似乎也都被这个狡诈的老狐狸感觉到了。
  “我说晓可啊,这大夏天怪热的,咱俩又出了这么多汗也不好开空调对着吹,你看能不能脱几件衣服凉快凉快啊,我这身体热的不行。”
  我心里咒骂这个老糟头子已经开始得寸进尺,就有些不耐烦的说:“张叔,咱俩也不能老是这样做,您看快一个多小时了,我都有些累啦,况且我这衣服里面也没穿别的,哪能再脱了。”
  不甘心自己的计划失败,张叔一边继续他之前猥琐的行为竟然开始用鼻子靠近我的玉足闻了起来,一边接着问道:“好吧,你就先那样,我是实在热的不行,我脱了吧,你看行不?”听到老头用哀求的语气求个不停,我也就不再阻拦了,也是想早点结束这本不该发生的“瑜伽私教课”。

  等我缓过神来再看他老人家的时候,这位平日里看着懒懒洋洋无所事事,眼神猥琐的老爷子早已将白色帆布短裤和里面的老年人经常穿的宽松内裤脱了下来,露出了那条比我想象中要粗要大的黑鸡巴,让我纳闷的是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还能如此的高耸呢?
  “晓可姑娘,你看这做瑜伽真是灵,我那已经很久没这样了,现在难受的很,不是说瑜伽可以瘦身减肥嘛,你看你教的这么好能不能想办法帮我把它消消肿啊。”老头表情猥琐的双手叉腰站在我面前,将这又黑又大带着浓烈腥臊味的大鸡巴正对着我已经泛起红晕的脸。
  这时的我除了又羞又臊,也知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的道理,现在这情况已不由我选择,只想赶紧哄他开心让他舒服尽快结束这场羞耻的局面。于是让他按照我的动作来了一个双人蛇式的经典姿势,也就是我趴着再让老头趴在我身上双人尽力挺腰抬头。这姿势可把张叔给美坏了,因为他那粗壮的鸡巴正好借机塞到了我的大腿根内侧,两人一起做上扬头动作的时候,他胯下的那条硬物正好可以在我两条玉腿根部的内侧磨来磨去,这个位置恰好是紧身兜裆瑜伽服最性感最诱人的位置,也就是说我的这双引以为傲的修长大白腿最滑嫩的根部地带正裹弄着这老头子的鸡巴,而且他应该还可以感受到我那私密三角地带泛滥出来的温热,这感觉应该会很刺激吧!
  “哦哟,哦呦我操,晓可啊你可慢点,我年纪大啦禁不住折腾,你大腿别夹那么紧,我快受不了啦,哦呦宝贝,慢点嘿,慢点慢点......”张叔既得意又享受的在我耳边嘟囔着。
  听他这么一叫唤,我心里明白这老头子已经爽的不行就要射了,随即便加快动作频率并将双腿夹得更紧,没过一会儿功夫,只听背上的张叔一声低吼:“哎呦我操,不行了,我要来了,啊!啊!”随着一阵全身痉挛般的抽搐,张叔喘着粗气全身瘫软地趴在我的身上,我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和屁股上有一摊摊滚烫的液体,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腥臊味。这爽的不能再爽的猥琐老头则用双手握着我的奶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并像头死猪一样趴在我风韵的后背和屁股上一动不动了。

【完】